<cite id="laewy"></cite>
  • <tbody id="laewy"><input id="laewy"><delect id="laewy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
    从一所学校看腾讯教育TO B布局

    2019-04-12 11:21:05发布   来源:多知网   作者:黎珊   0条评论

      文| 黎珊

      2018年9月,腾讯内部架构调整完毕,将原有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事业群,互联网行业关心的是腾讯如何做ToB,而教育行业更关心的是,腾讯ToB如何切入教育板块。

      腾讯进入到智慧教育领域,比其他企业偏晚了很多。

      教育信息化发展已有近二十年,2018年进入教育信息化2.0时代,这一年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的成立,从ToC向ToB转型,切入教育市场,“腾讯希望做好智慧化升级的’数字助手’。”——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曾谈道。

      行业里广泛流传着一个故事:对于腾讯的ToB布局,马化腾曾给过汤道生两个锦囊。一是要从C的角度来考虑TOB业务,这是腾讯做TOB业务最大的优势和合理性所在;另一个,为他提供各种资源,包括找张小龙争取微信入口。

      马化腾没有食言,在智慧教育项目?#26657;?#20960;乎所有的端口都可以通过微信扫码完成。

      这意味着?#35009;矗?/span>

      在天津市和?#35282;?#22810;知听到了这样的答案,“不用下载多个APP,在内部进行调用能看到我想用的东西。”、“?#39029;ぁ?#32769;师‘零培训’,所有操作流程和朋友圈一样。“

      微信入口为腾讯的智慧教育带来了无限的想象力。

      做教育数据的“打底人?#20445;?#38142;接各应用产品

      虽是后入局者,但腾讯看到了自己的优势。

      “从技术型、互联网型公司的角度去研究教育信息化2.0,其核心点可以概括为大数据的采集跟应用、人工智能在整个教育信息化领域的应用、教师队伍建设以及打通学校数字化学习各环节?#21462;?/span>”腾讯智慧教育产品负责人付金懋对多知网介绍。

      “我们把教育信息化2.0真的实践起来,需要‘大数据打底’,必须有数据,我们才能进一步形成一个个性化的学生画像,老师才能精准教学。

      腾讯擅长“打底?#20445;?#32780;教育信息化的难题在于长期“无人打底”。

      从1.0时代跨入到2.0时代,教育信息化比较显著的变化在于从“三通两?#25945;ā?#21464;为了“三全、两高、一大”。其转变的原因主要在于,1.0时代产生了大量的数据孤岛,没有统一的数据标准和好用的数据?#25945;ā?/span>

      这样的情况对于一直在积极探索教育信息化的天津市和?#35282;?#26469;说,尤其明显——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学校的探索经历越多,其数据孤岛的问题越发明显。

      在和腾讯合作之前,和?#35282;?#25945;育局使用了4个教育信息化厂商的产品,形成了4套数据,但数据彼此之间相互不能打通。“只有搭建底层数据?#25945;ǎ?#25165;能保证’一数一源’。”天津市和?#35282;?#25945;育局主任卢冬梅说。

      ”打通“的需求,成为了教育局及区内各学校之间的共需及当务之急。

      通过腾讯,天津市和?#35282;?#25945;育局搭建了底层数据?#25945;ǎ?#35753;所有的应用无论厂商,都从这一底层数据?#25945;?#19978;面来获取基础数据。

      “就是谁跟谁都不割裂,谁跟谁也不竞争。同一款产品,我们可以用多个,?#37096;?#20197;给基层学校选择,学校自愿选择,即使和?#35282;?#25972;体推了某个项目,也不会作废学校原使用的项目。

      而在打通的基础之?#24076;?#29983;态圈便可以开始形成。

      ”不久的将来,和?#35282;?#30340;?#34892;?#23398;将完全接进数据?#25945;ǎ?#23626;时,包括所有的老师、所有的学生、所有的?#39029;ぃ?#22823;家都将在一个共同的生态圈里。“卢主任说。

      生态圈?#25104;?#21040;日常的工作?#26657;?#22312;同一个生态圈、同一个数据?#25945;ā?#21516;一套数据标准的体系?#26657;?span>天津市和?#35282;?#30340;信息化探索将尤其依赖数据。

      我们开始用‘?#25945;跬取?#36208;路。卢主任介绍:

      第一,无论做?#35009;矗?#37117;沉积下数据,并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,再反哺回去;第二,采取无感知数据采集或跟随日常工作“伴随式采集?#20445;?#19981;额外采集。

      反观腾讯智慧校园的核心——第一、提供顶层设计的框架;第二、连接了内外部资源;第三、让数据和应用连接起来。这层逻辑贯彻在每所合作学校的信息化探索?#23567;?/span>

      数据为王

      城市在扩大,人口在集?#23567;?/span>大城市?#34892;某?#21306;的学校都面临着类似的情况:如何在一个高密度的环境里面,对孩子进行强有力的管理。

      在恢复高考以后将近四十年的时间里,和?#35282;?#30340;教育水平在天津市始终处于领先地位。而在天津人眼?#26657;?#23401;子进入和?#35282;?#30340;任何一所学校,无论学校规模大小,?#39029;?#37117;希望是在接受天津市最顶尖的教育。

      天津市76%的历史风貌建筑和名人故居聚集在和?#35282;?#36825;里也驻扎着一批百年历史的学校。

      天津市和?#35282;?#25945;育局主任卢冬梅形容,如果天津是个“狗不理包子?#20445;?#37027;老城区和?#35282;?#23601;像是里面的馅儿。处在?#34892;某?#21306;,和?#35282;?#24182;不具备地理环境的优势,学校所在区域拥挤,没有任何拓展空间。

      走进十九中学,亲身经历这样的情况:学校门前一条老街道——河北路,往?#25226;?#20280;是金街银街、滨江道和和平路。走在这条街?#24076;?#36523;边是车流穿梭的单行道马路,从马路踏上马路牙子一米后,就算进入了学校大门。

      \

      (学校俯瞰图)

      这所学校有多大?

      学校的主体只有一栋楼,囊括了办公楼、教育楼的功能,除此之外还设有保安室、食堂、实验楼、体育场,也算是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

      2015年,在教育局的推进下,十九中开始尝试用数据化的方式对学校进行数据挖掘。十九中采集学生数据的方式,主要有两种:一是通过学生携带的校园卡,校园卡的代表了学生的学号、ID、性别等?#27809;?#30011;像;二是通过?#34903;?#25195;描录入信息。

      在抓取的数据?#26657;?#34429;然一些数据不直接和教学相关的看似“无用”的数据,但可以窥见学校管理中的?#35757;恪?/span>

      十九中对采集数据进行了分析。

      (1)到校时间

      每天早?#24076;?#24403;学生从校门口路过时,门口的采集器会自动采集一条学生入学数据。

      在一所学校里,“谁早来、谁晚走”的行为与其学业表现是否存在关联?

      卢主任介绍,在对300多个学生每天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之后发现,学业表现好的学生到校时间”早的早、晚的晚“,分布广泛,没有特别规律可寻。但迟到的学生,其学业表现往往是不好的,或者学业表现较差的比重较大。

      此外,整体看来男生比女生到校比较晚,比女生离校早。“说明可能目前的基础教育,对于?#34892;?#30340;这种天性的压抑可能还是比较大。”卢主任分析,“不过目前只是揣测,有待进一步挖掘。

      (2)“徘徊”数据与用餐数据

      学生早晨入校的时间是确定的,但有的孩子会提前到校,并在学校门口多次“徘徊?#20445;?#20135;生多条打卡数据。卢主任介绍,学校可以根据“徘徊”数据来调整不同季节、不同天气的开校时间。

      为?#35009;?#20250;提前到校,到校后这些学生又做了?#35009;矗?/span>

      在对300多名学生的“徘徊”数据进行进一步挖掘,以及对徘徊数据多的孩子进行问卷调查及?#39029;?#35775;谈后,学校发现了早餐情况(在?#39029;浴?#26469;学校吃或不吃)和学业数据之间的关系。

      学生早餐情况主要分成两类:

      第一类学生在家里用过早餐,这类孩子学业表现普遍较好,“基本上无一例外”。这类学生?#39029;?#22240;为自己的职业缘故,会早起在家里给孩子做好早点,“我们会认为这个?#39029;?#23545;孩子照料的程度会比较好”。

      第二类学生不在?#39029;?#26089;餐,到学校后,在学校打卡然后在食堂用餐。这些学生正是产生“徘徊”数据的孩子。

      值?#31859;?#24847;的是,这些“徘徊”的孩子,一部分孩子在食?#27809;?#31283;定的吃早点,还有一部分是始终不去吃早点,?#32423;?#20250;有零食采购的记录。

      前者的学业表现也相对更好,卢主任分析,这类孩子一般自理能力会比较强,“孩子的学业表现实际上和自理能力绝对挂?#22330;保?/span>而后者,学业表现往往不太好。

      (3)学业表现数据

      对于学业表现数据的分析,也使得十九?#23567;?#23478;校沟通”工作得到进一步细化。

      在传统教育?#26657;?#29677;主任和?#39029;?#23545;学生的情况掌握程度取决于沟通时间,虽然老师?#19981;?#21435;家访,但现在的家访频次其实越来越少,整体没有实?#24066;?#36827;展。但通过对校门口打卡数据、就餐数据、学业表现三组数据的对比,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家庭内部所存在的问题。

      具体到学习数据本身,十九中以班为单位,会展示学生个人数据并直接推送给?#39029;ぁ?/span>学生个人数据,包括对章节知识点掌握程度、年级平均分,比对情况?#21462;?/span>?#39029;?#21482;能看到自己孩子与常模的比?#24076;?#23398;?#35780;?#24072;是可以看到学生所教授的这个学科的基本情况,从而去实时的调整教学的节奏和深度。

      (4)综合素质评价

      作为特色,十九中和腾讯智慧校园合作专门开设的板块综合素质评价,已经合作了1年半的时间。

      卢主任分析,素质评价一直是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之间割裂的点。“我们常说’一?#32423;?#32456;身’,因为我们做不到全方位的评价孩子,目前高考依然是唯一的比较有公信力的评价方法。

      学校需要建立完善的过程记载机制,而综合素质评价始终成为不能突破的一个点。

      在和腾讯合作的板块?#26657;?#36807;程性采集被流程化:学校老师通过系统发布活动,学生可以报名参加活动,同时提?#24458;?#21152;的过程性资?#24076;?#36825;些会作为数据形成积累,最后所遇的数据就形成了综合素质评价档案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综合素质评价档案基本上没有需要个人提交的东西,全是实时记录的过程性的采集。

      这样的尝试有着更深远的意义。“目前,数据已经积累的一年半左?#19994;?#26102;间,我们想未来如果慢慢推广,扩大其影响力,也许这件事也许能为素质评价提供一个切口,真的能使用的话,需要高等院校愿意接受这种评价方式。

      腾讯对于智能教育大数据在管理中的应用预期是:让经验型的教育决策数据化;?#27809;?#25253;型的教学动态“即时化”。

      在腾讯智慧教育顶层架构设计?#26657;?#21487;以看到腾讯强调的是“数据为王”——数据是信息化主脉络、所有应用层为数据服务、数据为教学与管理服务。

      一切都在探索过程?#23567;?/span>

      教育局+学校+老师+腾讯=共创

      2017年,和?#35282;?#25945;育局卢主任晚?#20064;?#28857;接到电话,区域内某所学校决定在次日晚八点开始组织选课,此?#26696;?#26657;并没有太丰富的实操经验。

      倒计时24小时,卢主任想到的方案是联系同在和?#35282;?#30340;岳阳道小学的信息技术研发?#34892;?#36827;行支持。

      打开手机,微信建群;

      成员进群——某校教务员、岳阳道小学信息技术研发?#34892;摹?#33150;讯工作人?#20445;?/span>

      各司其职:准备各课程课程?#35745;?#25163;把手进行指导、提供技术支持——晚上十二点,课程设置完成;

      次日,测试;

      次日晚8:00抢课开始——8:05课程全部抢完,流程结束。

      对于选课组班,从选?#25945;ā?#35774;计?#25945;ā⑵教?#19978;线、数据初始化,一般至少需要半年半年时间。

      但在这场突发的、跨区域的、与时间赛跑的教育信息化应用的案例?#26657;?#38656;求端、资源对接端、技术服务方的配合前后经历2天。

      其?#26657;?#21313;分关键的一点是,岳阳道小学对于教育信息化已有常年积累的经验,而这些经验正在进行跨区域的复制。

      岳阳道小学对教育信息化的探索尤其深远。

      1994年,邵逸夫先生和和?#35282;?#25919;府共同资助下,岳阳小学大理道学区扩建,新建学校在当时看来极具现代化,1996年,岳阳道小学开始接触教育信息化“当时叫电化教育,主要工作是兴办了岳阳道小学第一个自办电视台,以视频为主,当时起名为红领巾电视台。”天津市和?#35282;?#23731;阳道小学副校长马宏回忆。

      几年?#26657;布?#19981;断的完善——学校可以独立完成从摄、录、编,到节目的播出的过程。前期把图像信号采集成数字信号,然后变为数据编辑,最后根据教育教学的需求,通过视频有线的方式进行贯通的。

      这套体系支持了大量的教学辅助。“做简单的二维动画来突破教学的重?#35757;悖?#20570;投影片使教学形象化学,当时我们确实算在全区应用得比较早。

     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,2013年随着大理道校区的提升改造,岳阳道校园与校园之间,班级与班级之间,学校与家庭之间,建立了基于网络、基于数字化的?#24067;教ā?/span>

      2013年之后,一支精干的团队成立起来——岳阳道小学信息技术研发?#34892;?#27491;式成立,在学校里探索如何用教育信息化方式来解决学校管理、教学教务等方面的诸多问题。

      马校长介绍,由于信息化应用层面教师的水平参差不齐,包括信息技术的推广、信息?#25945;?#30340;使用,所以研发?#34892;?#25104;员都从各个学科(包括音体美)中来,“通过这样的碰撞,打破学科。并希望通过形成这样教师队伍,来形成一种机制。

      这一机制一直在帮助岳阳道小学生产解决教育难题的方案,比如前文提到的跨区域支持选课组班。

      岳阳道小学信息技术研发?#34892;?#30340;机制是:接收到痛点,研发机制-在年级、学科组推广-发布机制。在这个过程?#26657;?#21442;与的老师扮演“产品经理”的角色;腾讯在幕后,提供的是技术支持。

      除此之外,信息研发?#34892;?#26368;让人印象深刻的成果是“五大道上的空中花园”。

      这缘起于一次团队的思考:城市的农作物是非常稀缺的,农业课程怎么引入到孩子的身边?从课程建构的角度来说,城市孩子在农业知识上是短板,怎么补齐孩子的短板?

      基于这个课题,信息技术团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:通过物联网补齐这个短板。

      此时,和?#35282;?#23398;校的难题又显现了出来:占地面积都很小,活动空间有限,在小空间里这个课题要落地在哪里?

      教室不够、空地不够,学校把目光瞄准到了四楼的屋顶。

      \

      这个开放型空间原来是室外活动的?#38057;?#22330;地,过去孩子去楼顶活动存在安全隐患,如果把楼顶的活动变为课程空间,可以更规范的管理。因为学校地处第五大道,在屋顶搭建种植园,也让这里有个一个诗意的名字——“五大道上的空中花园”。

      种植园不大,只有40平米,每位孩子在课上可以到种植园观察,课下孩子在教?#19968;?#23478;里可以实时监控自己区域的?#20284;?#29983;长情况。?#25945;ㄔ市?#23401;子可以异地开启?#23637;?#28783;,进行补给。还可以运用自己在课程学习到的知识,来实施管理。

      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,除了种植园课程,还可以开展其他非常丰富的课程,包括美术写生课?#21462;?/span>

      “腾讯智慧校园最大的特点是能让你能做你个性的事。”马校长谈道,这是教育局、学校、老师和企业共创的结果。

      夜里,岳阳道小学的几间教室总是灯火通明,这里是岳阳道小学信息技术研发?#34892;模?#36825;里正接二连三地进行着“头脑风暴”。

     
    极速赛车手迅雷下载

    <cite id="laewy"></cite>
  • <tbody id="laewy"><input id="laewy"><delect id="laewy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
    <cite id="laewy"></cite>
  • <tbody id="laewy"><input id="laewy"><delect id="laewy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